關於部落格
  • 450

    累積人氣

  • 0

    今日人氣

    0

    訂閱人氣

不敢說不,人生就毀了一半

心靈勵志書都教我們,要英勇說「不」。然則,當這這件事輪到自己身上時,那個簡簡單單的「不」字,經常不知道為什麼就是說不出口。
 

我老早就發現了,我不敢對老闆說「不」。天底下的人我都敢,就是趕上了老闆,我不敢。當初在職場時,我將老闆這個腳色當「神」看。若是老闆是個「精神病」呢?只要我還在其位,我就會用「不敢違背」的情感面臨老闆這個腳色。還好,最後我將「老闆」從我的生命裡除名。脫離職場回歸家庭後,我就是自己的老闆。
 
每一個人都有不敢說「不」的對象。即使你恨的要死,「不」字就是說不說口。有時候你恨的不是對方,而是恨死了本身的「不敢說不」。
 
說「不」要漸漸實習,即使面臨的是你最愛的人,你還是有說「不」的權力。
 
*
 
那天晚上,過了八點,姊姊還沒回家。雖然她下戰書出門前並沒有說好要幾點回家,但我估量應當不會太晚,因為她有美國大學入學考試要用功。週末跟同窗去放鬆一下沒問題,不致於玩太晚才對。
 
八點過後我起頭打德律風給她,但怎麼打就是沒人接。到了晚上十點,爸爸回來了,說:「我剛下飛機就看到姊姊的簡訊,她說今天晚上不回家,要在同窗家留宿。」我火大了,火的不是因為她不克不及去同學家留宿,而是她沒打德律風通知我(她說有,只是家裡德律風不通)。師長教師比我還火大,認為她是怕我們不准,於是隨意用簡訊通知,想要蒙混過關。
 
最後,師長教師跟她通上德律風時,是晚上十一點鐘。爸爸壓制怒火,但對峙要馬上去接她回家。從頭至尾,我聽到師長教師如同灌音機壞了,不停地說「我現在就去接你回家」⋯⋯眼看情況纰謬,我怕師長教師做出「逼小孩就範」的傻事來,趕快將德律風接了下來⋯⋯雖然我也還在生氣,但是我讓孩子明天回家再說。
 
過後我問爸爸:「德律風那頭,姊姊措辭有很高聲,或是很生氣嗎?」
 
「沒有。她只是說她不要回家。假如真要回,也不要我去接她,她會自己回來。」她在德律風上對我的立場也是一樣,英勇地對峙自己的定見不妥協。但是語氣裡沒有生氣,只有果斷。
 
姊姊長這麼大,這是第一次正式跟爸爸媽媽說「不」。當我質問她為什麼不打德律風回家的各種疑惑時,她不溫不火地逐一解釋,沒提高音量,語氣也沒有訴苦,但最後的結論只有一個:學校剛考完大考,同窗都玩得好高興,她不要目前回家。她從頭到尾對爸爸媽媽說的,假如只能用一個字代表,就是「不」。
 
面對抵擋我的孩子,我心裡居然呈現了「欣慰」的感受。我曆來沒教過孩子這件事,你竟然已學會了──說「不」要漸漸操演,即使面臨的是你最愛的人,說「不」的權利也不應抛卻。
 
跋文:
 
不克不及逼小孩就範嗎?固然可以。警察也能夠逼壞人就範,扣上手銬帶走。當孩子往馬路上衝,我必需二話不說拉他回來,就是逼他就範。小孩是壞人嗎?是,在良多怙恃眼裡,小孩就是跟自己作對的壞人。但是,往馬路上衝的行為,不克不及被界說成壞。當我們把小孩當壞人的時辰,即便他想要做個好小孩,也比其他的孩子困難得多。

 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-
《概念發聲》Yahoo奇摩新聞接待您投稿!
對於這個社會巨細事有話想說?Yahoo奇摩新聞接待各界好手來發聲!用文字表達你的見解,提出你的觀點。請看---->投稿規範


本文出自: https://tw.news.yahoo.com/blogs/culture/不敢說不-人生就毀了一半-075533287.htmlLV包包 LV皮夾 prada專櫃 prada皮夾 prada長夾
相簿設定
標籤設定
相簿狀態